视频播放

  当前位置:首页 -> 专题 -> 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 -> 红色精神
长征路上的红色路标
——解读长征纪念碑折射的红军将士伟大牺牲奉献精神
国防教育网 发布时间:2016-11-09 10:25:08

  1949年10月2日凌晨,新生的共和国即将迎来第一个黎明。直到4点多,毛泽东还没有睡意。

  他对卫士说,我们革命不容易啊,有多少同志献出了生命,如果他们能看到今天这种场面,一定比我们还高兴……

  那一刻,他或许想起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路上,牺牲的10多万红军将士。

  这是一组被鲜血浸透的数据:长征出发时总人数为18.7万余人,算上途中补充兵力,共约20万人,而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时,仅剩5万余人。长征,就是一条烈士身躯铺就的路。一册长征回忆录里有这样的描述:“不用路标,顺着战友的遗体就能找到前进的路线。”

  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教日月换新天。80年后的今天,昔日血染战旗的长征故地,早已成为安居乐业的幸福家园。只有一座座巍然矗立的长征纪念碑,如煌煌史页,铭刻着红军将士的牺牲奉献和丰功伟绩;如红色路标,为我们今天迈向世界一流军队的“新长征”,提供着永恒的指引。

  为了大局勇于自我牺牲,是最可贵的担当—— 

  官兵勇于牺牲 军队无往不胜 

  广西兴安: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

  出广西兴安县城西南1公里,狮子山上,耸立着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。

  三支步枪造型的碑体直插蓝天,那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英灵安息地的象征。灰白花岗岩雕凿的4个巨型头像和5组浮雕,艺术再现了当年红军湘江突围的惨烈和悲壮——突破湘江后,中央红军由出发时的8.6万人锐减至3万余人。

  血战湘江,有一支堪称“绝命后卫”的部队打得尤为惨烈,它就是为中央红军主力突围断后的红5军团第34师。

  中央红军踏上长征路后,面对优势敌人的疯狂追击,必须有人殿后为大部队转移赢得时间。红34师随红5军团临危受命,掉头迎敌,绝地阻击。

  粮弹告罄、四面受敌,红34师将士用血肉之躯筑起钢铁防线。师政委程翠林、师政治部主任蔡中、第100团政委侯中辉、第102团团长吕宫印,相继在战斗中牺牲。师长陈树湘重伤被俘,从腹部伤口处掏出肠子绞断,壮烈牺牲。全师5000余人,几乎全部牺牲。

  那些天,湘江是一条血染的河。当地百姓自此流传,“三年莫饮湘江水,十年莫食湘江鱼”。

  站在纪念碑前,记者不禁追思:80多年前,红34师官兵应该非常清楚,担负殿后任务的部队注定是“死亡军团”,是什么力量让他们明知九死一生仍然九死不悔?

  是为了大局勇于牺牲的精神!是甘愿倒下做一块铺路石的担当!

  正是因为胸怀这种精神,当肖华在大渡河边问红一营官兵,谁愿乘第一船冲破敌人的枪林弹雨时,全营官兵个个争着去;

  正是因为传承这种担当,才有了董存瑞气壮山河的无畏托举,才有黄继光义无反顾的纵身一跃,才有王成感天动地的“向我开炮”……

  胜利需要用牺牲书写的。一支勇于牺牲的军队,才能无往而不胜。

  今天,我们正大步行进在改革强军的征程上,必将有无数的“雪山”“草地”横亘前方。面对改革大考,我们每个人都应当直面自己的心灵:当个人利益与全局利益发生矛盾时,敢不敢“刀口向己”自我牺牲?当个人愿望与组织安排出现冲突时,有没有“壮士断腕”的血性勇气?

  为了大局,勇于牺牲。当我们每个军人的勇气和担当汇聚起来,就能托起人民军队的强军之路。

  为了胜利甘做无名英雄,是最动人的奉献—— 

  名字无人知晓 事业光照史册 

  四川松潘:红军长征纪念碑

  初秋的四川阿坝,层林尽染。在松潘县川主寺镇,海拔3100米的元宝山顶上,红军长征纪念碑,以冲霄凌云之势拔地而起,过往游客无不驻足仰望。

  纪念碑高44.8米,碑体为三面体立柱,每面镶嵌一颗闪闪红星,象征三大主力红军紧密团结。碑顶红军战士铜像一手持枪,一手拿花,双手高举成“V”字形,象征长征胜利。

  然而,这尊红军战士铜像没有名字,因为他是长征路上千千万万无名烈士的代表。踏访一座座红军烈士陵园,你会发现许多陵园的主碑上都没有人名,陵园里也没有烈士名录,管理人员往往只能告诉你这里安葬着几十或几百名红军烈士,却没人能说出他们的姓名。

  江西信丰,一座墓碑矗立在一条叫茶背坑的山沟里,这是为纪念200多名无名红军烈士设立的,也是长征路上第一座无名碑。

  甘肃会宁,红一、二、四方面军在此胜利会师,包括红5军副军长罗南辉、红93师师长柴洪儒在内的1800余名红军牺牲于此。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,没有留下姓名。这里的红军烈士陵园,立着长征路上最后一座无名碑。

  英雄长已矣,丹心映千秋。这些被历史铭记的战斗和汇入历史洪流的无名英雄,为我们留下了关于牺牲奉献的无尽思索——

  英雄无名,功业永存。巨大的牺牲迎来革命的曙光,卓绝的苦难换来革命的辉煌。无数烈士虽然没有留下自己的名字,但他们创造的业绩流芳百世。

  英雄无名,精神永生。今天的我军序列里,还有许多红军师、红军团、红军连。为了胜利甘做无名英雄的奉献精神,永远流淌在人民军队的血脉里。

  当年飞夺泸定桥的红四团22勇士,绝大部分人都没有留下姓名。如今,红四团已列编为中部战区陆军某机步团。几十年来,该团坚持评选演兵场上的“新22勇士”。

  “强军兴军伟业,需要我们每个人都甘做无名英雄。多少年后,我们的名字也许无人知晓,我们的事业必将光照史册。”该团领导对记者说。

  枪林弹雨敢于带头冲锋,是最有力的号召—— 

  排头先上刀山 排尾敢下火海 

  四川泸定: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碑

  大渡河畔,泸定桥头,邓小平亲笔题写的“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碑”几个大字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

  纪念碑碑体为铁索抽象几何体造型,错落有致。与碑体紧紧相连的前部平台上,屹立着两尊在铁索上攀缘前进的红军战士铜像,一个举枪射击,一个挥臂投弹。纪念碑公园大道两旁,屹立着22根花岗岩石柱,代表着22位夺桥勇士。

  1935年5月29日,红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22名勇士,攀着13条闪着寒光的锁链,冒着枪林弹雨飞夺泸定桥,为危境中的中央红军杀开一条血路。

  22名勇士,全部是共产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。

  长征路上,前有强敌,后有追兵,头顶敌机盘旋,脚下雪山草地,但敌人为什么就是挡不住一股股“红色激流”?因为面对枪林弹雨、重重险阻,红军党员干部总是身先士卒,带头冲锋。

  聂荣臻元帅生前回忆,长征中每仗打下来,党团员负伤之数,常常占到伤亡数的25%,甚至50%。湘江激战,红14团团长、副团长、参谋长、政治处主任全部英勇牺牲。瓦屋塘战斗,红5师师长贺炳炎带头端起机枪杀出重围,右臂6次负伤……

  贺龙特意珍藏从他身上取出的两块碎骨,用以激励官兵:“看看,这就是共产党员的骨头!”

  据不完全统计,整个长征,红军营以上干部牺牲430余人。其中,师以上干部80多人,军以上干部8人。

  岁月可以改变山河,但不朽的精神与世长存。

  80年前,甜水堡阻击战,红93师师长柴洪儒大刀一挥,第一个冲出战壕,迎着子弹冲入敌阵,在战斗中壮烈牺牲。80年过去了,老师长“跟我上”的呼喊声,始终回响在第13集团军某红军团各级党员干部心中。高原驻训场上,团长带头作示范,干部骨干站排头,危险课目第一个上、高难课目第一个会。

  “有敢上刀山的排头,才有敢下火海的排尾。”团政委张立贤对记者说,今天我们可能很难遇到红军长征时的艰难险阻,但危险面前、生死关头,党员干部敢不敢像革命先辈那样站出来、冲在前,仍是我们这支队伍能不能逢敌亮剑、敢打必胜的关键。

  先辈们的长征早已结束,我们的长征却才开始。伟大的牺牲奉献精神,永远为我们照亮前进征途……

>>> <<<
  【责任编辑】: 杨兆莲
  【稿件来源】: 解放军报
您现在要:【回到首页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本页
国防法规  
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交通法
·《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办法》
·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
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法
·军工关键设备设施管理条例
·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交通安全法
·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驻军法
·中华人民共和国征兵工作条例
·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兵工作条例
·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士兵服役条例
宁夏国防教育网版权所有:宁夏回族自治区国防教育办公室 本网设计制作:宁夏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