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甘岭战役中,有条“打不垮、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”

稿件来源:新华每日电讯 发布时间: 2022-11-25

 

志愿军后勤部队战士背负百余斤弹药箱,翻山越岭,保障前线战斗。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供图 

  灰暗的坑道里,捧在手里的苹果散发着诱人的光泽,又渴又饿的志愿军战士们喉咙不自主地蠕动着,可苹果在大家手里传一大圈,谁都没有吃,又回到了连长的手中。

  这是上甘岭战役中“一个苹果”的故事。43个昼夜的炮火中,敌人为削弱志愿军士气,专打运输线,部队退守到坑道,弹药、饮水供应被切断,后勤战士很多时候连一个苹果都送不到前线。

  在急难面前,火线运输员们突破密集的机枪封锁,拼尽全力,将弹药、器材、粮食、药品送上去,将伤员和烈士遗体抢运下来,用热血和生命建起一条“打不垮、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”。

  严密封锁:“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” 

  树干被拦腰炸断,横亘在山坡上,一名志愿军战士隐匿其后,匍匐向前。四五个水壶被他紧紧抱在怀里,绑在身上,一刻也不松开,因为那是坑道内战友们生存下去的希望。

  这张挂在抗美援朝纪念馆的照片,真实再现了上甘岭战役中,火线运输员为坑道内战士们抢运物资的场景。

  纪念馆研究部负责人关小宇说,坑道中的志愿军常与饥饿为伴,坑道外的火线运输员,头顶就是敌人的炮火和钢枪,不足千米的运输线上,要翻越好几道封锁线,每一道都面临生与死的考验。

  抗美援朝纪念馆内一组数据显示,上甘岭战役中,敌军对志愿军所在的两个高地共倾泻炮弹190余万发。“敌人想快速解决这一场战役。”抗美援朝精神研究会秘书长陈晨说,在志愿军全部转入坑道作战后,敌人就将炮火对准了志愿军的运输线,宣称“一只苍蝇都别想飞进来”,企图将志愿军战士逼入绝境。

  由于物资运不到前线,水成了坑道最珍贵的资源。有的坑道,战士们还能用舌头在石壁上一滴一滴地接水,润湿自己的嗓子;有的坑道连续几天都进不来水,只能用尿液解渴。

  在纪念馆中,有一张志愿军战士蹲在石壁旁,用一个小碗等待接石缝里流出水滴的照片。这名战士叫陈振安,他靠着石壁上流出的水滴,先后抢救和护理了300多名伤员。

  坑道内的志愿军意志顽强,后方运输部队也想尽了一切办法。关小宇说,当时志愿军后勤部紧急采购了数万斤苹果,派人往上甘岭坑道里送。可敌人的炮火封锁太猛,弹药都送不上去,何况是苹果。当时在战场上,曾有“谁能送进坑道一个苹果,就给谁立二等功”的立功标准。

  冒死运输:“每一步都可能流血牺牲” 

  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内,珍藏着抗美援朝战争中一个老旧的单机电话,拿起话筒,人们仿佛还能听见70年前的声音。

  那是志愿军战士牛保才维护线路时使用的单机电话。他常穿梭于炮火之间,抢修电话线,为前后方密切配合、积极部署战事提供短暂的通信讯号。

  上甘岭战役中,牛保才的腿被弹片打伤,他忍着痛,爬到电话线的断线处,用嘴咬起一个线头,再用手拉起另外一个线头,在抢修中光荣牺牲。

  “他们的每一步,都有可能流血牺牲。”关小宇说,上甘岭战役中,电话兵、担架兵、运输员组成了庞大的后勤部队。他们有的人用身体守护住了生命线,有的人则再也回不来了,永远埋葬在了誓死保卫的阵地上。

  关小宇始终记得一个“十七壶水”的故事。这则故事记录在195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《志愿军一日》中,该书由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部向志愿军战士征集回忆录而写成。

  “山上的坑道已经断水好几天了,同志们的嘴唇都裂开了血缝,一些伤员躺在那里,时不时发出微弱的呼声,缺水成了志愿军坚持坑道战斗最严重的问题。”关小宇说,山下,志愿军战士胡照春趁着天黑,和战友李友文背着十七只水壶去送水。

  从山下到山上,原本熟悉的交通沟,早已被连日来的炮弹摧毁,变成了一排密密麻麻的弹坑。照明弹不定时地在空中炸响,天空如同白昼,他们只能缓缓向前挪动。突然,敌人发现了他们,手榴弹、子弹在他们身边响成一片,战友李友文牺牲了。

  胡照春缓缓爬到李友文身旁,解下他身上的水壶,绑在自己身上。之后胡照春定定神,继续匍匐前进。每进一步,敌人的炮弹也愈加密集,他的左臂被打伤了,但还是紧紧抱着水壶,一寸一寸地向坑道口挪去。最终,在敌人扫射他的前一刻,翻身一滚,钻进了坑道内,为山上的战友们送来了生的希望。

  面对敌人的狂轰滥炸,后勤人员也群策群力,不断摸索着新的、针对性的运输方案。关小宇介绍,首先要求所有运输员要“详知细知”,熟记相关地形地貌、坑道位置、坑道口方位、形状以及分队的番号等。其次要“轻装上阵”,着装、运量不要过重,每人以20公斤为宜。此外还要“间隔行进”,向坑道运送物资要以小组为单位且保持一定间距,减少伤亡率。

  “为什么敌人阻挡不住我们的物资运输?因为战士们用身体和鲜血连接起了一座钢铁运输线。”陈晨说。

  百折不挠:“祖国是战士们最强大的后盾” 

  上甘岭战役中,战场上是坑坑洼洼的弹坑,而在鸭绿江畔放眼望去,几个横贯江面、已经破损的圆木桥墩,也散落在江上。炮弹过后,志愿军正架起新的桥梁,源源不断地向战场继续输送物资。

  1951年8月起,为对志愿军施加压力,敌军倚仗空中优势,把轰炸重点目标放到铁路运输线、车站、桥梁、隧道等处,进行所谓的“绞杀战”,妄图掐断前线作战物资的供应。

  打不垮、炸不断的运输线一头连着战场,另一头就是祖国母亲。

  在抗美援朝纪念馆内,陈列着这样一组数据。“1950年至1953年期间,安东市(现辽宁省丹东市)参战民工220947人,其中随军赴朝参战民工2万余人次;出动战勤大车41814台,岫岩县5000多名民工冒着战火连续三天三夜为志愿军抢运弹药……”

  关小宇说:“这展现出丹东这座城市的英雄气概,也是我们这个民族团结互助、英勇无畏精神的集中体现。”

  那时候,战场上的风吹草动都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。志愿军老战士关云庆是钢铁运输线上的一名卡车司机。1950年,为保卫前线供给,新婚不久的他,自愿报名赴朝鲜支援。

  在电影《上甘岭》的开头,一辆辆运输卡车穿过战区,卡车上插着树杈用以遮蔽,炮火就在卡车边落下、炸响,可卡车前进方向却一直不变,车队直直驶向上甘岭营地。

  关云庆说,和电影中一样,他们的运输时刻面临着危险和牺牲。1951年1月,关云庆参与的一组军火运输罐车,在通过清川江大桥后,突然遭遇敌机轰炸。情况紧急,司机全速行驶,与敌机反复周旋,直至躲进山洞隐蔽。

  可敌机去而复返,对山洞口附近的车尾进行猛烈扫射,最后一节罐车被击中起火,车里运载的弹药开始发出爆炸声响。千钧一发之际,关云庆操作机车,把已经爆炸的罐车顶出山洞外,利用列车惯性,将罐车推向山下,又将机车开回山洞。洞外,引燃的罐车轰然爆炸,浓烟滚滚,洞内的军火保住了。

  不光是卡车,铁路和桥梁都成为敌人的轰炸目标。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,位于丹东市宽甸满族自治县域内的上河口铁路桥,成为一条重要的交通运输线。1950年11月初,敌军连续几天对上河口铁路桥狂轰滥炸。每次轰炸后,铁路桥都被志愿军及时抢修。整个抗美援朝战争期间,这座桥梁基本保持畅通。

  敌炸我修、随炸随修,白天炸,晚上修,这就是志愿军采用的最简单也最实用办法。没有车,就人挑、肩扛、马驮,战士们硬是在各种复杂地形上,完成了看似不可能的任务。

  “能在如此艰苦的战场环境下、利用如此稀少的资源,最大限度地保证运输线的畅通,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。”陈晨说。

  数据显示,抗美援朝战争中,我国后方战场修复铁路路基640公里,修复桥梁2294座次,加宽公路8100多公里,新修公路2510公里。

  70年过去,作为历史的见证,鸭绿江断桥依旧挺立。如今,中国拥有着前所未有的运输保障基础,“打不垮、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”精神,至今仍熠熠生辉。(记者武江民、高爽)

>>><<<
分享至: